春节防借钱的正确姿势,天下苦借钱不还久矣

YoYo 186浏览 0评论

前几天看到几张图,如果这是真实的聊天截图,首先说明小李的这张《借钱申请表》起到了作用。

说起来借钱,估计每个成年人都会有一把辛酸泪和满腔的槽待吐。

向小李借2000元的这位很具有代表性,他知道自己与小李的关系不咋滴,所以一张《借钱申请表》便让他知难而退。

可是这个人依然敢开口向小李借钱,这说明在很大程度上他就是在有枣没枣打一杆。

我们应该经常可以见到这样的人,他们跟你关系不怎样,开口借的钱也不多,从上万到几千,甚至是几百几十。

我就见过一哥们打车去借钱,软磨硬缠了半天,最后“借”到了100,来回打车花了60。

遇到这样的情况,你大概率会“借”,他也大概率不会还。

向小李借2000元的这位还算是好的,至少知难而退得干脆,我就遇到过从起初开口问我借10万,磨到最后800也行的。

至于小李的这张《借钱申请表》,我把它转发到了朋友圈。

果然不出意外,群情亢奋,天下苦借钱不还久矣!

有的说这张表内容还不够,“抵押物清单也要填一下”,“建议加上无犯罪证明和体检报告作为附件”,“再加上个艾滋病检测报告”。

也许是因为伤得比我深,如此看来,广大书友比我专业和周全,因为我第一时间想要增加的是对方老婆手持身份证的裸照。

春节是个诡异的时段,一方面是自己会在这个时候特别急用钱,另一方面却会莫名其妙地认为别人就是会在这个时候有钱。

今天发这篇出来肯定不是为了拉仇恨,更不是鼓励大家苛刻地对待那些真心需要你帮助的亲朋。

人生在世,大概率少不了借钱和被借钱。

它的初衷是互助,它原应该充满着仗义和诚实,它原本应该是我们作为社会人最具人情味的行为,但却成了当今人们遭受频率最高的痛。

我们当然可以千方百计地防范被借钱,更应该防范被借走了的血汗钱要不回来,最后闹个钱财和亲(友)情两空。

同时,我们也要设身处地地想一想,万一某天自己缺钱,又该以何种正确的姿态向亲友们开口呢,因为他们大概率也在进行着两个“防范”。

正所谓,我见亲友多鸡贼,亲友见我应如是。

《金瓶梅》里的应伯爵就是个借钱的高手,他不仅自己借钱还帮助别人借钱,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债主叫西门庆。

应伯爵先是帮吴典恩借钱。

因为西门庆的关系,蔡太师赏了吴典恩一个驿丞的小官。

吴典恩没有上任所需的100两银子,趁着西门庆刚刚升官生子心情好,应伯爵用足了四个正确姿势便借到了钱,基本上也都在《借钱申请表》里了。

首先,摆事实理由。

应伯爵说,吴典恩的这个小官表面看是蔡太师赏的,可实质上是你西门庆抬举了他,“一品至九品都是朝廷臣子”,你不管谁管?

大家要注意,跟人借钱,上来应该把理由说明白,而不是理直气壮似地别人就活该借给你。

这个借钱的理由一定要足够正当,那么判断一个借钱的理由正当与否的基本标准是什么呢?

那就是你要明白:一旦有人真心愿意借钱给你,多是为了让你生活,而不是为了让你享受生活。

咱贫穷的想象力不懂富豪之间都用什么理由借钱,但若是工薪阶层之间,有些借钱的理由简直就是在羞辱对方。

钱钟书说,于丑人而言,细看是一种残忍。对连一套房都没钱买的人来说,你跟他借钱买第二套房就是一种侮辱。

亲友乃至很多素不相识的人,他们愿意借钱给你医治患病的亲人,哪怕是注定治不好的绝症,甚至不指望你能还钱,但他们绝对无法忍受你借钱让自己的父母住最高端的养老院,很多人自己的父母都还扔在农村没人管呢。

还有什么“我要给老婆一个浪漫的马尔代夫蜜月”、“我要炒股”、“我要投资”等等。

人家一家子在啃窝窝头,你却要借钱买肉吃,人家自己不懂享受生活吗?

凡是你借到钱后想干,但准债主却没舍得干的事,或者说,凡是让准债主第一时间产生“与其借给你如何如何,难道我自己不会如何如何”心理的理由都不要提,除非是准债主想干干不了的事。

比如,准债主的家的孩子正在上一般的民办学校,你千万别用想让孩子上贵族学校的理由来借钱,但是,如果你孩子考上了北大、清华,请拿着录取通知书,挺起胸膛去借。

因为理由的充分,应伯爵还帮助常峙节借到了几十两银子,因为常峙节穷到租不起房子,房东要赶人,老婆天天给气受,常峙节都不敢回家。

可是如果因为常峙节想娶小老婆而借钱,很可能就借不到,尽管西门庆自己有很多个小老婆。

除了正当的理由,应伯爵帮助吴典恩借钱的另一必备原则是以情动人,甚至是情感绑架。

有正当借钱理由的人多了,凭什么就要借钱给你?

应伯爵告诉西门庆,大官人你这辈子帮助的人太多了,包括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就是外京外府官吏,哥也不知拔济了多少”,吴典恩可是跟着你混的仆人啊,又是咱结拜的十兄弟,借你点钱做上进的事,不支持一下,你良心上过得去?

如果情感牌打得足够好,化被动为主动,甚至可以把不那么合适的理由变得很合适。

西门庆的儿子夭折不久,应伯爵就生了个儿子,这次是应伯爵给自己借钱。

这就好比你的儿子高考干了个清华,你准债主的儿子高考作弊被捉,这倒霉孩子恰好昨天过完18周岁生日。

应伯爵生了儿子,你儿子考上了清华,这样的借钱理由很正当。

可是时机不合适。

应伯爵怎么办呢?

应伯爵找到了西门庆,他既不主动提自己添了一个儿子的喜事,也不说要借钱,而是让观察到他忧愁的西门庆自己来问。

他便愁上加愁地说自己是穷人家,“冬寒时月,比不的你们有钱的人家,又有偌大前程,生个儿子锦上添花,便喜欢。”

然后又说家里如何如何人口多,老婆如何如何埋怨,又“故意把嘴谷都着不做声”很憋屈的样子,似乎在说:我不配做这孩子的爹!

这让丧子不久的西门庆迅速激起了恻隐之心,甚至是父爱心理的亟需补偿期待,他对应伯爵说,“这孩子也不是你的孩子,自是咱两个分养的。”即,你没钱养,我帮你养!

如果连西门庆这种恶霸都能挤出人情味,其实咱同胞并不是那么冷酷。

如今,借钱这个事情确实是被一些人给搞坏了风气,但只要你以认真上进的姿态诚恳地借钱,还是有很多亲朋好友多多少少愿意帮助你的,并不是因为他们很富有,他们只是想看着你好好活下去。

应伯爵当然也不是那么一直无敌,也有向西门庆借钱翻车的时刻。

还是那句话,做人要诚恳,借钱更要诚恳。

这次是应伯爵帮助黄三、李四向西门庆借银250两,西门庆起初答应了,但不久又说自己没钱。

瞧瞧人家应伯爵又是怎么做的呢?

见状不妙的应伯爵并没有硬磨死缠,而是立刻说:“哥,明天有空吗?咱去郊外吃喝玩乐一天,我请客!”

应伯爵不是什么大方的人,西门庆也不是缺那口吃喝的人。

然而,一毛不拔和只拔一毛是有本质区别的。

我见过很多牛气轰轰的人,但你要他出一毛钱都别想,而应伯爵就是那个知道该在什么时候拔一毛的人。

结果呢?

因为应伯爵的请客,《金瓶梅》收获了全书最为猥琐搞笑的场面,而西门庆也笑得直不起腰来。

就这样,应伯爵又一次借到了银子。

不信你看看《借钱申请表》,有没有要求你准备借钱的时候好好想一想有没有请过准债主吃饭?

这年月不缺吃喝,没谁在乎你那顿吃了还浪费时间的饭。一点心意罢了。

常峙节在这点做得也很不错,因为他还不起钱,他也知道西门庆不指望他还,可是他一没拉黑西门庆,二没拒接西门庆的电话,而是让老婆做了美味的酿螃蟹。

西门庆便用这螃蟹招待了众人,在众人的赞美声中,西门庆很自豪地说:“这是常二哥为了谢我特地给我的。”

在很多时候,你的债主并不会问你催债,有的人甚至就是抱着不指望还的心态借钱给你,但这不代表你可以从此消失。

我不止一次见过有人吐槽自己的同学或亲朋,借了钱就玩失踪。

其实又没人催你,你逢年过节的甩几句话知会一下自己的债主朋友,表明这笔钱你还记得,但是目前还不了。其实这就够了。

借钱是一个人诚信和人脉的考验,我很不理解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为了几百几千透支自己的信用度,值得吗?

我可以理解你或许就是有缺几百几千的时候,但是请记得一定要还,哪怕在你还的时候对方说自己都忘记了。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忘的。

信用是一个人生存于世的宝贵资源,这一点在借钱的时候就要体现出来,并不是要你卑躬屈膝信誓旦旦,而是一旦要借钱,别等人家提,你自己早早把《借钱申请表》或借款合同之类的准备好,难道你还不如忘恩负义的吴典恩懂规矩?

我实在不懂有的人窜上来就开口借个一二十万是啥心态,关系没到那份上呀!难道是我某天喝断片与其发生过什么?

即便是关系到了那个份上了,我依然希望看到对方主动拿出借款合同,讲清楚有多少利息,什么时候还。

也许我一概不要,但是,我可以不要,你不能不主动提出来要给。

我记得有个借钱的段子,有个妹子问小伙子借2000块钱,妹子打过去四个字——千里江陵。

这是多么有诗意的坦诚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