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将情人藏在家里10年,丈夫遇害时才知,最后凶手为何没被判刑?

YoYo 170浏览 0评论

01

1922年8月22日晚,一位老妇人向洛杉矶警察局打去电话,称自己听到邻居的房子里传出枪响。

警方立即出动赶往事发地点,可是无论他们怎么敲门,屋内都无人回应。见此,警察决定破门而入。

进门以后,他们发现在客厅中有一男子倒在血泊中,已经完全没有生命特征了。

经过检查和搜索,大厅里里没有其他异样,而男子是中了三枪而死的。正当警察准备全面检查房屋的时候,他们听到楼上的一个房间里突然传来猛烈的拍门声和一个女人的求救声。

警察循着声音找到房间,门被从外面锁上了,警察们严阵以待,可当他们打开门以后,只看见里面冲出一个惊慌失措的女人。她在栏杆上往下看去,发现死去的男人,一阵瘫软。

她是这个房子的女主人多莉·奥斯特瑞希,而死去的男人是她的丈夫弗雷德·奥斯特瑞希。

多莉告诉警察,自己当晚和丈夫出席完宴会回家,先到衣帽间准备换衣服,结果就被人锁在了房间里。

然后她就听到楼下传来了打斗的声音,没过多久,就是三声枪响。枪声结束以后,就再也没听到任何声音。

多莉害怕会有生命危险,不敢轻举妄动,直到警察来到以后,她听见对话像是警察在讨论,所以才会有了求救的举动。

听完多莉的描述,警方立刻对奥斯特瑞希家进行现场勘查。他们发现房子的门窗都关好了,没有被强行破入的痕迹。

可是奥斯特瑞希夫妇回家以后,肯定也是把门锁好了,这样的话,凶手就没有办法在事后进入。这么说来,凶手是在早前已经潜入了奥斯特瑞希家,可他是怎么进来的呢?

一开始,警方有怀疑过多莉就是凶手。可是他们经过反复试验,都没有办法证明多莉有在作案结束以后将自己锁到衣帽间里的可能。

没有办法,警方只能将这个案子列为悬案。可是八年以后,因为一个小意外,一切都水落石出。

我们先从目前唯一有迹可循的主角开始说起,多莉出生于1880年,其实她是德国人,和家人生活在一个落后的小镇上。

多莉从小的家境并不好,也很早就移居到美国威斯康星州。在美国,多莉一家的境遇没有太大的改变,一直在过穷日子的她决定,以后一定要做一个有钱人。

可是怎么做呢,多莉觉得,自己可以凭美貌实现这个目标,嫁个有钱人。多莉是个美人胚子,身边不乏男性,可她没有看上过谁,因为那些男性不够有钱。

直到多莉25岁那年,她遇到了弗雷德·奥斯特瑞希。弗雷德比多莉大三岁,却已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纺织厂,规模还不小,是个实打实的富翁。

弗雷德也心仪多莉的美貌,所以他很快就对多莉展开猛烈的追求。多莉巴不得对方喜欢上自己,所以她没有让弗雷德等多久,就答应了成为弗雷德的女朋友。不久以后,两人更是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多莉如愿以偿地成为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阔太太,不用再为生活发愁。然而多莉很快就对这种生活产生了厌倦,因为虽然她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可她却觉得十分苦闷。

丈夫弗雷德生意繁忙,白天打理工厂里的事务,晚上还要出去应酬,常常早出晚归。多莉只能一个人待在家里,她的朋友并不多,男性朋友更是在她结婚后就对她“避而远之”。

更要命的是,多莉和弗雷德本来有一个儿子,可是却不幸夭折了,夫妻俩本就有些疏远的关系,变得更加岌岌可危。

02

多莉有想过认识一些新朋友,甚至认识一些男性,可她并不敢与其他男性有来往,因为她害怕丈夫发现,也害怕邻居多嘴。

结果一个偶然的机会,就让多莉认识到了第一个情人。1913年,多莉的缝纫机坏了,弗雷德就派厂里一位年仅17岁的男工奥托到家里修理。

多莉见到奥托以后,不断引诱奥托成为自己的情人,奥托也“上钩”了。两人常常借口缝纫机有问题,或者多莉需要缝纫知识的时候,就会将奥托叫来。

可是多莉和弗雷德毕竟是街区上的名人,一举一动都颇受关注,多莉担心自己的这些行为会引起别人的关注,发现了她和奥托的关系。

而且她希望奥托能多一点时间陪伴自己,为自己解闷。于是想出了一个方法,她让奥托辞职,住到他们家里来。

奥斯特瑞希家只有弗雷德和多莉两个人,房子却很大,阁楼更不会引起注意。所以多莉让奥托住在阁楼里,白天弗雷德上班以后他就出来陪自己,晚上再躲回阁楼去。

其实这就相当于多莉将奥托圈养起来,换做一般人根本不会答应,因为这限制了自己的人身自由,毫无尊严可言。

但是奥托却十分愿意,因为他本人比较内向,而且好静,喜欢阅读和写作。现在不用工作还能有人养着,尽情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很长一段时间里,弗雷德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因为他早早就出去工作,晚上深夜喝得酩酊大醉才回家。

他也很满意这样的状态,因为妻子居然没有再抱怨自己很少时间陪伴她,也不会唠唠叨叨埋怨他总是喝得醉醺醺的。

然而时间久了,弗雷德还是察觉到了异样。有时候,他会听到无人的阁楼里传来声响,可是他问妻子有没有听到,妻子为了掩饰,告诉他自己没听到,还说丈夫可能是工作太累出现幻觉了。

弗雷德也觉得这很有可能,可他听到异响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直到有一次,他直接就看到了阁楼上的人影,觉得自己是看到了鬼影。

多莉还是用同样的理由搪塞弗雷德,甚至忽悠丈夫去看医生。医生不知道内情,因此也认为弗雷德是劳累过度引发了幻觉。

弗雷德听见医生的话后才打消了疑虑,而多莉更是嘱咐奥托尽量不要再弄出响声,行动要小心一点。

就这样,奥托在阁楼上生活了五年多,一直相安无事,他还写了不少文章打算日后发表。

可是弗雷德还是不太放心,决定搬家,恰逢纺织厂越办越好,弗雷德打算连厂子一起搬到洛杉矶。

多莉一开始并不同意,而弗雷德答应她会买一间更大的还有阁楼的房子,她才愿意搬到洛杉矶。

奥托当然也是随着奥斯特瑞希夫妇一同搬到洛杉矶,在那里,他又快活地生活了五年,弗雷德始终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03

可是不久之后,弗雷德又开始产生了怀疑。因为他发现家里的东西总是莫名其妙的消失,特别是各种名贵的烟酒,而妻子是不抽烟不喝酒的,难道她背叛了自己,将这些东西都带给了外面的男人?

果然,烟酒都是多莉偷的,但她没有偷出去,而是偷上楼了。奥托也非常自然和理所当然地享用,慢慢地,他觉得自己就是这个房子的男主人,他和多莉的警惕性也下降了。

却没想到,弗雷德雇佣了私家侦探调查多莉,只要多莉外出,一举一动都尽收弗雷德眼底。不过弗雷德却始终没有发现多莉和外面的男人有任何不妥的行为。

直到弗雷德丧命那一晚,夫妇俩出席了一个富豪晚宴。弗雷德发现多莉总是对其他的男人眉来眼去,心下有气,但是回到家才开始发作。

两人回到家以后爆发激烈的争吵,弗雷德还推搡了多莉几下。奥托一直在楼上听着,担心多里会有危险,所以下楼查看。

他害怕一旦发生冲突自己会打不过弗雷德,所以拿出了多莉的手枪。弗雷德和多莉看到奥托的时候都惊呆了,可是弗雷德看多莉的表情,分明是早已知道他在这。

弗雷德也明白了,原来自己头上真的有了一片青青草原。他将打斗的目标转移到奥托身上,两人厮打在一起,突然间,枪响了,奥托对弗雷德开了枪,还连开了三枪,将弗雷德打死了。

多莉十分惊恐,但她不能暴露,她很快就冷静下来。从弗雷德身上掏出一块钻石怀表,让奥托先将自己锁到衣帽间里,然后再躲回阁楼。

多莉知道这么大的举动一定会招来警察,现在她要做的就是造成入室抢劫的假象,企图瞒天过海,同时排除自己的嫌疑。

奥托按多莉的吩咐照做,果然不一会儿,警察就来了。幸亏他们没有仔细检查,并且相信了多莉的证词。

虽然警方怀疑过多莉,但由于没有证据,最终也没有将她逮捕。多莉反而作为富豪遗孀,继承了弗雷德的全部财产。

这时,没有了丈夫的限制,多莉更加放肆,除了奥托这个固定情人,她还搭上了不少小鲜肉。其中一个还是帮她处理弗雷德后事和遗产的律师,赫曼·夏皮洛。

正是因为两人发展成情人关系,多莉和奥托的事才会被曝光。不知怎的,多莉竟然将那块怀表,那个重要的证物送给了赫曼。

赫曼并不知情,而且怀表价格不菲,所以他常常带在身边向大家炫耀。而就在他处理弗雷德的事务时需要和警察接触,而警察知道这块表的内情,开始怀疑起了赫曼。

在严厉拷问之下,赫曼全盘托出,告诉警察这是多莉送给自己的礼物,以及自己和多莉的关系。

04

多莉很机智,冷静地告诉警察,自己是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在沙发底下找到的。其实这更可疑,说明这不是入室抢劫,那么歹徒为什么非要取弗雷德性命。

可他们也没有任何理由逮捕多莉,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不过,多莉还是引起了警方的注意,他们开始对多莉进行深入调查。

警方发现,多莉还有一个情人叫雷·克鲁姆,是一个电影制作人。警方怀疑他们两人有可能合谋杀害弗雷德,可是调查以后发现雷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可是他们在对雷进行询问时,雷给了警察一个重要的线索。弗雷德死后不久,多莉曾拜托自己帮她一个小忙,将一个小包裹扔到没人能找到的地方。

根据雷的线索,警方在一条小河边找到了那个包裹,里面是一把生锈的手枪,正是杀害弗雷德的凶器。

于是警方以此为证据打算逮捕多莉,可多莉再次强词夺理,称自己同样是打扫卫生时发现的,害怕警方误会自己才会让人丢掉。

警方没有办法,他们没有确凿的证据,只能再次放了多莉。直到1930年,案件又出现了转机。

赫曼和多莉闹掰了,于是来到警局举报多莉。他称当时多莉被逮捕入狱的期间,她拜托自己给阁楼上的人送食物。那人从未露面,多莉也只说对方是自己的弟弟,不便出面。

多莉担心事情暴露,还让赫曼将奥托送到加拿大,以绝后患。却没想到她和赫曼的关系逐渐恶化,这件事如今竟成了多莉的把柄。

警方于是再次出动,逮捕多莉和奥托。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法庭最终认为,奥托是为了保护多莉才会过失杀人,而多莉也没有亲手杀害丈夫,竟将两人释放了。

多莉继续过着富太太的潇洒日子,而奥托将自己的经历写成小说,两人都有了好的结局。只可怜那死去的弗雷德,不仅戴了绿帽,被妻子和情夫杀死,连财产也被霸占。

本文转自网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