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白月光,古龙的朱砂痣

YoYo 186浏览 0评论

白月光和朱砂痣,代表两种性格、风韵迥异的女人。

白月光温柔、纯洁,朱砂痣活泼、美艳。

金庸偏爱写白月光。她们出场的时候,都是纯如圣莲的少女,并且,一个比一个白。各种白皙、白嫩、白腻、皓如白雪、莹白胜玉、肌肤胜雪。

其中白的极致,是小龙女。

白玉般的纤手、轻纱般的白衣,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

古龙偏爱写朱砂痣。她们出场的时候,或许皮肤也白,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一个比一个性感。有人概括古龙的小说“男打架,女脱衣”,虽然有失偏颇,但并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其中性感的极致,是林仙儿。

她的眼睛会说话,她的媚笑会说话,她的手,她的胸膛,她的腿,她身上每分每寸都会说话。

金庸认为男人一定会喜欢白月光。

于是他在故事里,写了一个又一个清幽出尘、贞高绝俗女子,至死不渝地环绕在男主们的周围,以满足少年们的意淫。

贩卖幻想,从来是门好生意。

古龙认为男人一定会喜欢朱砂痣。

于是他在故事里,写了一个又一个妖娆柔媚、性感入骨的女人,死缠烂打地要跟男主们共度良宵,动不动搞脱衣秀以表诚意。

贩卖性幻想,从来也是门好生意。

金庸的白月光矜持,殷素素和张翠山洞房花烛,他写的是“当晚熊洞之中,花香流动,火光映壁。两人结成夫妻以来,至此方始有洞房春暖之乐”。

好好的洞房花烛,写得跟婚礼致辞一样。

对性的描写,金庸充其量只是个青铜。写杨过给陆无双接骨,双手微微发颤,解开她肚兜,也只是看到她“乳酪一般的胸脯”。

哎,也不晓得是情欲,还是食欲。

写得最最最极致的,也不过是《天龙八部》第二十四回《烛畔鬓云有旧盟》中,白世镜与马夫人的对白:

“你身上有些东西,比天上的月亮更圆更白。” 

“你身上的月饼,自然是甜过了蜜糖。” 

说到底,还是吃的。

每次看到这样的性描写,古龙大概都忍不住想喊一嗓子,“让开,让我来!”

古龙对性描写没有包袱,《护花铃》中郭玉霞与石沉偷情一段,写得情醉神迷:

“罗帐再次坠下,但却有一只莹白如玉的修长玉腿,似乎耐不住帐内的春暖,缓缓落到床边……小腿曲起,一只纤掌,轻轻伸出罗帐,抚摸那纤柔娇美的玉足,直到帐中嘤咛一声,小腿突然伸得笔直,纤秀的足尖也笔直地伸挺着,还带着一丝轻微颤抖,就像春风中的柳枝。”

古龙永远将女人的躯体,写成“胴体”,意思其实一样,但好像这个词天生就性感千倍。

古龙也永远将女人的呻吟,写成“嘤咛”一声,好像这种拟声词天然有销魂之效。只是直到现在,我都没搞明白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声音。

金庸描写女人,无非来回换着花样夸她们白。古龙描写女人,则永远离不开修长的大腿、坚挺的胸膛。

金庸太收,古龙太放。但是,他们就是故意的。

金庸冲击的是白月光的极致,皎皎白月光,可远观不可亵玩,温柔死你的岁月。

古龙冲击的是朱砂痣的极致,艳艳朱砂痣,欲减罗衣寒未去,惊艳死你的时光。

金庸的白月光,秘诀是圣洁、圣洁、圣洁。

一切最美好的印象,都要留在最圣洁的少女时期。黄蓉老了,于是战死。小龙女要老了,于是隐居。王语嫣还没要老,已经谢幕。

白月光只有照在最美好的韶华时,才永远让人疑是地上霜,永远怀念。

古龙的朱砂痣,秘诀是热烈、热烈、热烈。

只要她还足够热烈,年龄就不是问题。风四娘出场就已经三十多岁,但她性感、充满活力,喜欢骑最快的马,吃最辣的菜,喝最烈的酒,杀最狠的人。

即便她将来老了,只要风韵犹存,依在酒肆边,照样是万般风情绕眉梢。

在武侠世界里,金庸、古龙分别完成了少年读者对白月光和朱砂痣的启蒙。

现实中,金庸喜欢的女人,也是白月光那一类。

金庸三段婚姻,四段感情,用情至深的是一个叫夏梦的影星,但爱而不得。后来夏梦移民加拿大,金庸在一连几天在《明报》头条公开发祝福。

他写黄蓉、小龙女、王语嫣,都有投射夏梦的成分。黄蓉占了夏梦的英气,小龙女占了夏梦的高冷,王语嫣占了夏梦的温柔。

小的时候,金庸不喜欢他那个多情、追求林徽因未果、最后飞机失事的表哥徐志摩,用徐的笔名“云中鹤”写了一个采花贼以示嘲讽。

只是金庸自己的感情生活,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第一任妻子背叛了他,他又辜负了第二任妻子。多年后,有人看见他的第二任妻子在路边卖手袋。再次听到消息,她于63岁在医院病逝,无亲无友,死亡证明由医院护工保管。

要说感情的事,谁也别嘲笑谁。有时候你比别人好点,只是运气而已。

现实中,古龙喜欢的女人,也是朱砂痣那一类。

只是古龙的感情,是一笔烂账。大体是三婚三离,风流无数。

古龙年轻时参加黑社会,过的是刀光剑影、声色犬马的生活。只是他没有《古惑仔》里陈浩南的帅气,也没有山鸡的倜傥。他的感情小半来自才华的守株待兔,大半来自金钱的兑换。

据说古龙酗酒而死之前,最后一句遗言是:怎么我的女朋友都没来看我?

这很符合古龙的人设,只是这句话,太像台词了。其实古龙说不出这样的话。

汉武帝独宠李夫人,李夫人病死前,执意不见汉武帝,理由是“夫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爱弛则恩绝 ”。

这个道理,古龙不可能不懂。如果他不懂,他就不可能写出那些小说。

李夫人以姿色交换爱情,古龙以物质交换爱情。既然他的爱情,只是用一掷千金、加长林肯和XO堆砌出来的,那当这些东西都不复存在的时候,自然也会“爱驰而恩绝”。

弥留之际,感概“怎么我的女朋友都没来看我?”是一个自恋的人才会做的事,而头大人矮、相貌丑陋的古龙,从来只是一个自卑的人。

我不禁去想,古龙究竟是天生喜欢朱砂痣,还是在他的世界里,根本没有机会遇见白月光。

张爱玲《红玫瑰与白玫瑰》有段经典的开头: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她其实想说的是,白月光和朱砂痣,无论怎么选,其实都是错。因为人会贪婪,也会审美疲劳。

王尔德的另一句话,是这段话的注解:

人生有两种悲剧,一种是你想要的你得不到,另一种是你得到了。

这世上没有完美,从来不存在集温柔、惊艳于一身的人。

那不是人,那只是一种妄念。

真心爱一个人,或许她既不是白月光,也不是朱砂痣,她只是她而已。

最后发现,这个世界上的名词,解释不了很多事情、很多感情。

能解释的,其实只是一个人的名字。就像那句歌里唱的:

你可知道你的名字,解释了我的一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