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两度熔断、里拉暴跌:土耳其发生了什么?

YoYo 196浏览 0评论
股市两度熔断、里拉暴跌:土耳其发生了什么?| 京酿馆

3月22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顾客在一家货币兑换店外排队。图片来自新华社。

当地时间3月22日凌晨,土耳其里拉对美元的汇率从7.2:1一度狂跌到8.4:1,创造了2018年8月以来最大跌幅。

汇市是差点崩盘,股市却是彻底崩盘。伊斯坦布尔指数22日开盘就大跌6.65%,伊斯坦布尔证券交易所被迫宣布启动熔断机制。

恢复交易之后依旧大跌,再次触发熔断机制。

这是土耳其股市去年10月引入熔断机制以来首次触发熔断。

股市汇市崩盘经常见。但土耳其这几年基建红火,实现了火车和汽车生产的国产化,还准备在2022年发射卫星。

因为这些成就,土耳其被称作新兴经济体中的“新钻”国家。

不久前,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还雄心勃勃宣称,土耳其不久就会进入全球前十大经济体行列。

是什么原因搞得土耳其金融市场人仰马翻?

外汇制度和央行制度两张皮

有分析人士称,直接原因是土耳其央行行长阿巴尔3月20日突遭解职。

3月18日,土耳其央行将基准利率从17%提高到了19%,而埃尔多安不喜欢高利率,所以将阿巴尔解职。

其实市场未必关心谁当土耳其央行行长。所以,土耳其汇市股市崩盘背后有更深层的原因。

土耳其实施的是自由汇率政策,土耳其里拉可以与美元自由兑换。

显然,人们更愿意把土耳其里拉兑换成美元。

要支持土耳其里拉稳定,土耳其必须要有足够的外汇储备作后盾。

今年2月,埃尔多安还曾表示,土耳其中央银行的外汇储备有950亿美元。

但根据土耳其央行的数据,截至1月29日当周,土耳其外汇储备总额是533.7亿美元。

先后相差没几天外储就上升了400多亿美元。不是数据有误,就是外汇市场出现了剧烈变化。

更有问题的是,与土耳其外汇市场的极度自由相比,土耳其央行则极度“不自由”,没有制订货币政策的足够自主权。

股市两度熔断、里拉暴跌:土耳其发生了什么?| 京酿馆

央视新闻截图。

自2019年以来,土耳其央行已经换了四个行长。

每任行长被撤职的理由都不一样。

2019年,当时的央行行长是因降息不够迅速被撤;他的继任者则是因为去年11月土耳其里拉汇率创历史新低后被撤;刚刚打包走人的阿巴尔则是因为加息过猛被撤。

我们常说的保持货币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在土耳其是不存在的。

一言以蔽之,土耳其是超不稳定的金融体制,外汇制度和央行制度是两张皮,所以2018年以来,土耳其不止一次发生过里拉暴跌的事件。

输入型通胀给土耳其打了一个死结

失灵的金融体制、大开的汇率之门,决定了土耳其对付不了输入型通胀。

说起来,土耳其2020年GDP还增长了1.8%,与中国同为主要经济体中实现了正增长的国家。

但与中国不同的是,土耳其的通货膨胀极为严重,到今年2月,土耳其通胀率高达15%,超过该国央行预定目标的3倍。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美国多轮经济刺激计划出台造成了美元泛滥,大量美元跑到土耳其寻求增值机会。

偏偏土耳其还有一个迎合性的政策,人称“财富特赦法”。

根据该政策,外国资本流入土耳其可享受税收优惠。

不久前,土耳其刚刚把税收优惠延长到了2021年6月30日。

或许2月份时,埃尔多安称土耳其中央银行的外汇储备有950亿美元,比土耳其央行1月底的数字多了400亿美元,就是这些钱涌入的结果。

热钱的涌入,加剧了土耳其的通货膨胀,迫使土耳其央行大幅调高利率,并动用央行外汇储备干预。

但土耳其里拉升值又吸引了更多的热钱来套利,迫使土耳其央行再度加息,再度动用外汇储备干预。这就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有报道称,土耳其央行外汇储备已经降到了260亿美元以下甚至更低。这将导致更大的危机浮现出来。

土耳其股市汇市危机会不会蔓延

近些年,土耳其大兴土木,靠基础设施建设拉动了GDP增长。

这其实是埃尔多安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担任伊斯坦布尔市长时的老办法。

土耳其近年来还四处出击,先后出兵利比亚、叙利亚北部,还派军舰进入希腊、塞浦路斯海上专属经济区,争夺东地中海海底油气田。

大兴土木增加了土耳其的负债规模,四面出击更进一步增加了土耳其的负债规模。

由此也可以理解,土耳其为何要冒着风险开放市场。一定程度上说,土耳其就是靠借债发展。

2019年,土耳其债务规模就已达到2148亿美元。

2020年,其外债规模超过了4000亿美元,其中3000亿美元来自私有企业。

土耳其与阿根廷已被一些机构认定是最有可能发生债务危机的国家。

通常经济危机都表现为货币大幅贬值-债务违约-经济萎缩三个阶段的演变,现在土耳其已经处在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之间。

法国兴业银行已经表示,建议撤出土耳其资产的任何“多头头寸”(股市术语),赶紧跑路。

另一个问题是,土耳其的市场震荡会不会引发其他经济体动荡起来。

2018年土耳其货币危机时,就一度引发了欧洲市场动荡。

现在,巴西、俄罗斯等新兴经济体也像土耳其一样进入了加息周期,反映了这些国家对通货膨胀的担忧。

但加息与否不是最关键的指标,最关键的是,金融体制是不是混乱多变。

在美元泛滥的背景下,对于一些新兴经济体来说,这是一道认真回答的考题,而土耳其则提供了一个活生生的案例。

□徐立凡(专栏作家)

编辑:陈静 校对:陈荻雁

来源:新京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