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北京失业中年

YoYo 214浏览 0评论

来源:九边 微信号:ertoumu893

最近身边的一个朋友突然间就被辞退了,而且是一线互联网大厂,周末跟我聚了下。喝了点小酒,聊了很多,他说我可以把他的经历发出来,因为他已经看淡了,只要不提他名字就行。

我本来不擅长写这种文章,让他把心路历程写了一遍,写完发现简直没法看,这两天被我一顿猛改,感觉更没法看了,大家凑合着看吧。

文中叫他老王吧,其实他也不姓王。

老王是 2009 年四川某 985 毕业,作为一个四川人,深知自己迟早要回四川,于是准备先来北京看看,过一两年就回去,毕竟从小到大没离开过四川,再不出去看看就迟了。

选择北京也是因为他觉得北京有底蕴,适合他这样没啥文艺细胞的闷骚青年。

到北京后随便找了个工作,觉得那个公司还不错,在四川的时候校招才给 4000 多,北京公司直接给 7000 多,吓了一跳,就加入了,工作内容是安卓开发,他战战兢兢说自己也不会安卓,他主管说想学吗?想学我教你啊。

他没想到,当时还挺冷门的安卓开发会在接下来几年里大放异彩,很快,工作到第三年,奖金没有同事高,于是准备跳槽,有另一个小公司,刚拿到风投,招聘启事上就写了一行字,“只要你专精安卓,多少钱我们都能给得起”。

然后他去面试,对方也不是 hr,而是一个业务主管,稍微问了下他之前的工作内容,看了下他写的代码(那时候的常规操作,直接翻工程文件),问了下他的血压、有无遗传病史,然后就说如果没啥事,要不下午来上班吧,月薪三万,此时是 2012 年。

当时他就被吓住了,没想到这么浮夸,不会是骗子公司要割他肾吧,后来一打听,才知道他这样的三年安卓经验、过硬教育背景的人,在互联网公司那里就是这个价,童叟无欺。站在北京西二旗贴满 “招租广告” 的天桥上,买了一袋糖炒栗子,他觉得自己可能要出息了。

于是他欢乐入职,入职一年多,发现自己变了,给自己买了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乔丹鞋,外星人笔记本,机械键盘,巨贵的耳机等等,最大的梦想是买特斯拉,然后每天继续挤地铁上班。多说一句,2013 年已经有了特斯拉,那时候这车尽管漏雨,但巨贵无比,具体多贵我和他都不记得了。

随后认识了公司搞测试的妹子,也是四川的,观念和他差不多,将来准备回成都,来来回回聊了半年多,国庆去见了父母,这门亲事没人反对,基本就确认了下来,2015 年结了婚。

婚前收入不错,攒了一些,本来准备回老家买房,不过 2016 年房价大涨,作为后知后觉的年轻人,而且他们本来准备回成都买房,一直没当回事,直到 2016 后半年年才意识到他们应该在北京看看,一看就想买,到处借钱凑了首付,没想到买到了房价历史大高点,背上了一个月一万六的贷款,随后北京出台限购,房价被锁死了。

毕业五年后在小公司混得不顺心,公司做出来的产品经历了疯狂砸钱后用户一直上不去,投资人没了耐心撤出了。公司开始明显走下坡路,领导逐渐开始越来越变态,比如要求晚上十点对进展,早上八点半全员开例会,他觉得没意思了,就去招聘 app 上刷了下简历。

没想到很快就收到了一个大厂的消息,问他有没有兴趣加入他们公司,他都惊呆了。

这公司作为全国前三的互联网大厂,当年去他们学校校招的时候鼻孔都是朝天的,全校总共招了不到五个人。

当时年轻的小王也去面试了,复试倒是进去了,考官出了三道题,他连题目啥意思都没太弄明白,考官面无表情地说,回去等我们通知吧,他在对方鄙视的眼神中灰溜溜地退出来,心里毫无怨言,反而感慨果然是大厂,就是牛逼,崇敬之情反而加深了。

后来觉得自己好贱。

这次电话面试的时候,本来以为又有什么超级复杂算法题,没想到对方问他链表反转、插入、删除等基本操作,这不大一《数据结构》课程基本知识吗?一脸懵逼中,面试通过了,他就去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大厂。

对方问预期工资,他稀里糊涂说你们看着给吧,甚至挂电话的时候忘了对方开出了什么价。

进厂之后又被雷了一次,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要低了的情况下,还是成功倒挂了当初校招进入这个公司的老同学,他正好没经验,正好说话口无遮拦,接受老同学盛情邀请吃饭的时候透露了工资,那个老同学很快辞职不干了。人生无常。

后来在园区碰到多年前去学校招自己的那个考官,说为啥校招和社招差距那么大?当初校招的那些题哪来的啊?

那哥们已经干到了大领导,很感慨地说,说来惭愧,当时考你们的那些题,我也不会。

不过看你们一个个灰头土脸,真特么逗。

小王若有所思,原来这样啊。

工作内容本来以为会涉及什么复杂算法,毕竟这么大的厂子,没想到比他在小公司还低端,每个人管着一块责任田,一个月写不了几行代码,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跟同事瞎拉扯。

不过没想到的是忙得要死,提交不完的文档,做不完的 ppt,对不完的需求,每个需求都只是往自己责任田加几行代码,但是该走的流程、该提交的文档、该参加的项目例会却一个都不能少。

有时候还得装忙,毕竟领导下班不走,领导的领导也不走,组里其他同学也都在那里似乎很忙,他跑了太扎眼,于是在公司看网文,后来知道其他人也是这样理解这个问题的,看到九点多再走,认识了类似唐三,猫腻,愤怒香蕉等一群有着奇怪名字的人。

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年多,他明显觉得自己的技术退化得不成样了,怀疑在这地方呆五六年估计再也找不到工作。后来跟同事一沟通,同事说屁事没,大厂都这样,自己当初北理工 ACM 的高手,不照样废了嘛,让他放心,大厂最关键的是了解业务逻辑,本来对代码要求也不高,进来了就在这里待着呗,只要不混到靠后的 15%,又不会裁员。他才松了一口气。

多年以后,他回首往事,发现他就是那个时候人生出现了转折,观念发生了大变化,失去了风险意识。

后来的日子过得飞快,因为房子买了,要安心还贷,孩子出生了,生活中很大一部分精力都被孩子给占了。

更重要的是,孩子的出生对他来说最大的改变就是时间完全失控了,不知不觉间进入了 2020 年的 “疫情时代”,随后的时间更快了,在公司期间,他被提了两级,但是由于不太爱说话,跟领导关系一般,每年评级,都是中等偏上,也不担心被辞退。

倒是当上了小主管,只是跟大领导关系很一般,被提拔的主要原因是他确实没出啥错,比他优秀的那俩嫌当领导麻烦,于是轮他了,而且确实对业务比较熟。

当上了小主管后,彻底脱离了代码岗位,他觉得这也没啥问题,毕竟每个码农的终极目标就是不做码农,总不能一辈子写代码吧。

我就是他那段时间和他认识了,因为我们两个公司业务有联系,他是那边的接口人,我是这边的接口人。

后来我领导批给我一千两百块,让我去找合作公司重要联系人吃饭,降低摩擦成本,我就去了,然后和他混熟了,正好两人都爱玩 dota 和穿越火线这种上古游戏,还都打得巨烂,后来开始组队玩,都打的烂,也不好意思说对方。

整体而言,他是个随遇而安的人,觉得赚的钱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期,也远远超过了那些没出来的同学,一直这样也挺好。

由于自己收入不错,老婆干脆不上班了,又生了一胎,家里有余钱,又买了一套小的不太能住的学区房,储蓄也花光了,这下房贷冲到了三万多。

然后就到了今年年初,风暴降临了。

其实去年年底就有了苗头,当时中概股在海外一直状态不太好,不少他的同事股票下跌过程中没破产,补仓补破产了。国内市场萎靡不振,公司很多盈利项目也转入亏损,大领导们天天把 “收缩战线,集中优势兵力投入关键战场” 挂在嘴上。

他后来说自己政治嗅觉太差,直到通知他被裁了,他才明白什么叫 “收缩战线”,原来是这么缩,公司的一次缩,落到自己头上就是一场劫。

不过主要也是觉得不太可能被裁,因为自己考评一直在前 30%,除非裁员率超过 70%,否则自己就是安全的。

谁能想到整个团队都被裁了。

通知他那天毫无征兆,大领导就叫他过去谈心,说是咱们部门盈利不佳,这时候必须壮士断腕,今天说的这些呢,并不是觉得你们能力不行,只是咱们部门遭遇了市场低迷,也是没办法的事,你看我都在这里干了十几年了,现在也有风险,干了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这么大的困难。

他懵逼了,领导您不妨直说。

领导说裁员名单上有你,我也是今天才看到,之前并不知道,好聚好散吧,你是我第一个沟通的,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组基本都被裁了,不止你们组,咱们部门三分之一的项目组全被裁了,极少人员转岗,这种安排我不理解,不过也得执行。

后来他知道,他领导有件事说了谎,同时有件事没说谎。

说谎的是,裁员名单是领导报上去的,事先当然知道要裁谁。

没说谎的是,领导确实也有风险,因为他很快也被裁了。

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接下来的事全程懵逼,在工位坐到下班,找了个麦当劳来回刷手机,直到十一点多,回去又在车里坐到十二点,上楼后老婆孩子果然睡着了。长嘘一口气,反正也没想出来怎么解释今天这么魂不守舍,终于不用解释了。

后来的事一直迷迷糊糊,清退、交工卡、散伙饭,有条不紊,公司为了高效开展清退工作,专门开辟了绿色通道,等他从 hr 那里签完字,回到工位,发现电脑已经登录不进去了,关机,拆线,送去 “技术部” 归档。

从公司出来后,突然有种悲凉,这辈子都进不去这栋楼了。

回家也不跟老婆说自己被辞退的事,天天跟之前一样去上班,老婆问为啥最近状态这么差,他说项目压力太大,所有人都这样。老婆问他是不是碰上啥困难了,他说项目进度太紧,大家都不太好过。

那段时间他办理了人证车证,去注册了网约车,准备开始跑出租,因为他的车是电动车,车库有充电桩,享受国家电网补贴,一公里才几分钱,算了下,跑网约很划算。

后来又觉得自己编码能力尽管忘得差不多了,但是应该和自行车差不多,多年不骑重新拾起应该不难,于是每天开车出去找个辛巴克抓学习,顺便投简历。

面试了一些公司,发现倒是能找到工作,不过那边确实对年龄有意见,不愿意招有孩子的大龄中年,觉得他没法保持工作强度。

而且确实不招领导,只招基层码农,当领导的工作经历反而对他是一个累赘,对他的编码能力也有怀疑,觉得你这么多年不写代码,还能干编码吗?工资不愿意给太高,因为现在人才市场最不缺人才。

最后他愿意去的公司都在裁员,不愿意去的还对他挑三拣四。

这个世界怎么了?

后来又去图书馆抓学习,可是心态不好,看不进去,到处张望,发现那里有很多和他一样装学习的中年人,奇怪的是,一眼就能认出来对方跟自己差不多。

直到有天他正准备出门装上班,媳妇叫住他,跟他说有啥事都可以家里商量,没必要自己抗。

他在纠结说不说的时候,他媳妇说早就知道他被辞退了,因为好久没看到他的工卡,有天用他手机登录了一下他们公司内部管理 app 发现权限已经注销,就知道被裁了。再说新闻里天天都是他们公司的倒霉事,他又闭口不说公司的事,明显不正常。

哦,原来知道了啊,那还装啥。

后来反倒是他媳妇把他开导明白了。

说咱们当初不是说好了要回成都嘛,北京这地方环境也不如成都好,咱们一家子都得了咽炎,小孩也喜欢成都,上次回去都不想回北京。

他说对啊,自己怎么没想到。

咱们也没户口,当初买学区房也是准备如果搞定户口就在北京上学,现在看不太可能了,反而不用操心户口的事了,咱们不是有成都户口嘛,回了成都反而省心。

他说对啊,自己怎么没想到。

媳妇又说,算过了,回了成都让老人帮忙带孩子,两口子都去上班,这些年也有积蓄,卖了北京房子回成都买,日子应该不会太难。

他说对啊,自己怎么没想到。

所以前段时间他把小学区房脱了手,加上手里的余钱,终于不再担心房贷了,接下来准备把住的这套也卖掉,然后一家子回成都,回之前跟北京小伙伴都吃个饭,问了一圈,发现也省事,其实不剩几个了,自己竟然还是走得比较晚的,人生无常。

跟我喝了几杯,他说 “十年京华梦”,曾经竟然以为自己是帝都人,曾经以为今后的日子会一直那样继续下去,没想到出其不意就结束了。

结束之后突然才想起来,自己当初来北京是想看看北京深厚的文化底蕴,没想到呆了十来年,天天加班玩游戏,连颐和园圆明园动物园八宝山都没去,于是带着全家开车把北京转了一圈,之前没感觉,这次转圈竟然有了一种全家到北京观光的体验,曾经毫无感觉的一些景点,竟然觉得非常高大上,自己有点高攀不起。

下定决心离开后,反而对京城有了新的理解:

以前觉得自己怎么有勇气离开呢?

现在觉得当初哪来的勇气留下来呢?

又觉得其实自己跟当初的同学没啥差别,只是自己一念之间来了北京,赶上了一波互联网红利,这几年有了不切实际的幻想,竟然想在京城定居,如今红利褪去,他也该撤离了。撤就撤吧,都挺好。

总之,人生无常。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