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斐,爆红一年之后……

YoYo 178浏览 0评论

因《你好,李焕英》,张小斐突然爆红,
就在逐渐要淡出众人的视线时,她却又捧起了金鸡奖奖杯。

回望来时的路,受过太多的冷眼与委屈的她,
如今只字不提过往的那些艰辛,
只说,幸运。

35岁,龙套十几年,张小斐莫欺少女穷的故事,真好看。

01

“她是贾玲身边最漂亮的绿叶。”

“哎,你看她多搞笑。”

这是贾玲对她的第一印象,她觉得小斐身上有一种东北人天生的喜感。

在筹备节目《女人N次方》时,贾玲有个角色刚好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思前顾后,决定拉来团里的主持人张小斐。
两人一胖一瘦,一个活泼,一个文静,
倒是在彼此之间找到微妙的反差笑点。

两个人的首次合作《女人的N次方》张小斐没有拒绝,
只是说:“我没演过,不知道怎么演啊。”

喜剧小品,是她从没想过会接触的领域,
但她始终使出12分的努力,去回报每一次机会。

最终演出大获成功,两个人越来越默契,
一直从小剧场,一路演到了春晚。

有网友形容,张小斐是“喜剧界颜值天花板”,
也有人说,她贾玲身边长得漂亮的绿叶搭档。

2021年春晚,两人互换了母女的关系

确实,她盘靓条顺,身材纤细高挑,
虽然在整个娱乐圈来看,不算特别亮眼的美女,但却给人一种大方舒适感。
甚至因为脸长且有棱角,会有一种“精明”感。

不过漂亮与喜剧往往存在冲突,
美女演喜剧,要么故意扮丑,表情浮夸,
比如蔡明、马丽、吴君如。

但张小斐另辟蹊径。

在小品《逃婚》,她遇到歹徒劫色,
原以为劫的是自己,却料想不到是身旁的“大胖Y头”贾玲。
一时间尴尬和羞愤,都藏在了她撇嘴和斜看的微表情中。
瘦得跟螳螂似的 还觉着自己挺美的 要不要点脸

在多个小品中,都会自黑“瘦得跟螳螂似的”
少有夸张的表情和语气,多用细节打动观众。

她成功地向所有人证明了不搞怪不扮丑也可以当喜剧演员。

而且都说舞台最考验演员,十几分钟的表演不能NG,还需要有一定爆发力。

张小斐做到了,角色还很多变,可塑性极高。

《一张考卷》里,她演笨拙的追星妈妈辅导小孩——

搞笑版的《倚天屠龙记》,她演英气武侠的灭绝师太——

最为经典的角色话剧版《你好,李焕英》里贾玲妈妈李焕英。

张小斐精准捕捉到了贾玲口中那个“爱笑、心大、豪爽、有点好面子”
的80年代女打工人李焕英的神髓。

在最后高潮片段,贾玲在哭,她却在笑。
然而贾玲说完那句“妈,我好想你”,
李焕英在她看不见的身后顿了一下,
直到画外音“妈知道”之后,才推开门。

这样的小细节,考验的是一位演员的观察和对剧本的理解。

妈妈总是知道一切小诡计,却不戳穿

当知道贾玲要将它拍成电影时,
张小斐就渴望得到角色,
她开玩笑说天天蹲门口等贾玲定下来。

但除了她,还真没有人能演好“李焕英”这个角色。

小酒馆的一场戏里,贾晓玲帮她算命,
说她会有一个很棒的女儿,读名牌大学、当导演,年薪二十万……

但李焕英神色凝重地说,你这样想很危险。
“我只想我的女儿健健康康。”

贾玲后来采访说,那场戏,
她真的把张小斐当成了妈妈,而张小斐也真把自己当李焕英。

或许有人会问,一个小品演员能演好电影,
还不是因为她足够熟悉贾玲妈妈的故事?

还真不止这一个原因。

可能有人不知道,张小斐其实是个正经科班出身。

02

“小演员,命真贱”

1986年,张小斐出生在辽宁省鞍山市。

打小,母亲王桂香对她寄予厚望,
即便家里并不宽裕,也要将她送去学舞蹈。

望女成凤的张妈妈,每天还会拉她做一个小时的车去学舞蹈,
再坐一个小时的车回来。

经常坐车去学跳舞成了她童年最深刻的回忆之一

好在女儿争气,她腿长手长,跳起舞来,身段儿特别好看。
只是她的身体不算柔软,总是要比其他同学吃得苦更多,才能跟得上。

张小斐的童年照

在别的小孩可以在父母面前撒娇卖萌的年龄,
11岁的她就被妈妈送到了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学进修舞蹈。

学校的生活很苦,
那个400米的大操场,她的小身板也得按照规定跑10圈,
跑不动,也要哭着跑完。

小小年纪离乡学习的经历,虽然让她变得有点敏感,
却也磨炼了她坚韧独立的个性。

张小斐跳《鸿雁》

努力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

15岁的张小斐参加中国武警文工团的考试,第一次就顺利通过了。

“进电影学院的时候,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成为一名电影演员。”
抱着这样的梦想,她又考进了北京电影学院,和杨幂、袁姗姗成了同班同学。

在校期间,张小斐是名副其实的好学生,
又因为当过兵,形象正气,很快就接了第一部电影《烽火岁月》,担当主角。

陆陆续续地接到了类似的角色,
《大饼的莎士比亚》中的支教老师、
《村学的冬天》里的聪慧乡村女孩和《敢死队》的联络员……

只不过那时候,更加流行古装剧,她始终没有走进大众的心里。

没想到的是这形象会在日后成了绊脚石

反观是张小斐同寝室的杨幂和袁姗姗抓住了机会。
两人因为《宫》系列电视剧大红大紫,片约不断。

张小斐形容自己就像早餐摊上的一屉包子,刚出锅就凉了。

早上五点就要起床,
坐着地铁,四处跑剧组,还要被剧组挑挑拣拣。

甚至有个制片人当着她的面评头论足:
“你有没有觉得,你的脸长得有些问题呢?”

听了这话后,张小斐深受打击,
却始终没有放弃当好演员这个梦想。

为了养活自己,
她听从老师的建议,考进去了中国广播艺术团这样的事业单位,
成为了艺术团的主持人。
正式工,有编制,体面能赚钱。

更重要是,她在这里遇到了她的恩师冯巩和贵人贾玲。

张小斐在节目中曾经说过:
“我遇到了一个胖胖的女孩,她来找我演小品,她的名字叫贾玲。
我真的很感激她,她是我人生中的一个贵人,
然后从此以后,我就变成了一个小品演员,
虽然听着好像离我的梦想还很远,但我坚持梦想的决心不会动摇。

那时候的贾玲已经登上了春晚的舞台,在喜剧里渐渐摸索出自己的一条道路。

张小斐则还在各种剧里摸打爬滚,寻求机会。

她追梦的艰难,贾玲经历过,
为了生计,她也曾经在舞台上大口吞辣椒、仰头喝啤酒、
没日没夜地写剧本编段子。

贾玲心疼这个坚持自己梦想的女孩,
将她当做自己的好闺蜜,好姐妹。

2012年,张小斐在一场爆破戏中,眼睛被流弹划伤了,
剧组的人不仅没有安慰,还嫌她耽误进度,把她骂哭了。

好姐妹贾玲气不过来,专门发微博为她抱不平:
“小女孩被骂的直哭,回家我看一腿的青红伤,心疼死了。
小演员,命真贱,快成为大腕儿吧!”

张小斐的付出和努力,贾玲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所以,当她决定要成立大碗娱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时,
贾玲第一个签的一人就是张小斐。

有人形容,在贾玲的小品里,是流水的男演员,铁打的张小斐。

然而脱离了小品,
张小斐在整个热闹的娱乐圈始终是个无人问津的小演员。

庆幸的是,张小斐始终在坚持。

03

梦想在路上,不要失望不要委屈

2018年,为了证明自己的演技,她鼓起勇气参加了《我就是演员》。

她在节目中直言:“喜剧”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但更想要展现出自己的另一面,希望能有更多机会,能够尝试更多可能。

然而人微言轻,在不红的日子里,总是不受待见。

当时,她被安排与当时因《甄嬛传》风头正盛的“槿汐姑姑”孙茜对戏。
当时排练时间只有2天。

张小斐和孙茜商量,因为时间有限不如边排练边磨合剧本。
孙茜则认为,必须捋顺剧本逻辑才能投入排练。

一出戏是需要两个人共同合作磨合的,
所有的问题本应该是商量着解决的。

但排练时,孙茜只顾着自己捋情节,一再忽视张小斐对词的请求。
最终导致排练时间仅有两个小时,张小斐又急又气,掩面落泪。

可想而知,这出戏被导师狠批:
各演各的,默契度不够。

但出局的却是张小斐,当时的导师吴秀波给的理由是:
“不能让你的喜剧天赋埋没了,回去好接着演喜剧。”

之后,张小斐还被孙茜老公和经纪人内涵“输不起”。

这样无力反抗又委屈的事情何止一两次了?

同在2018年,作为北电表演系05级的同班同学,
袁姗姗和张小斐一起参加了《青春同学会》。

在节目中,张小斐去洗澡时,
袁姗姗为了打破沉默的氛围,突然对着两位男同学抛出话题——
“张小斐是不是真的会打呼噜?”

等到张小斐回来,袁姗姗还不依不饶地追问这件事。

当事人又气又羞,极力否认:
“我不打呼噜!”

节目播出后,张小斐遭到了众网友的嘲笑,
内心多少有点介意此事,她又一次发博澄清。

结果袁姗姗自己找上门,又阴阳怪气地吐槽:
“打呼噜又不犯罪,找一个比你呼噜声更大的男朋友不就好了。”

这种非要按头让人承认自己打呼噜的行为,
是玩笑还是伤害,自己内心应该是有数才对的。

而且打呼噜怎么都算是一件较为隐私的事情,
却在亿万观众面前和几个男士公开讨论,确实不恰当。

本来是一件陈年旧事,网友挖出来,也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水花。
倒是袁姗姗茶里茶气的道歉,在热搜上挂了一天。

有网友揶揄袁姗姗:
“如果小斐没有火,你会这么诚心道歉?”

在不火的时候,所遭遇的排挤和嘲弄,像是一场考验,
让她沉下心来打磨自己的作品和演技。

时间荏苒,她终于等来属于自己的主角。

04

是偶然,也是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

有人说,张小斐走红是偶然,
但我想说,这是她自己数年如一日的坚持与努力所走出来的康庄大道。

在喜剧小品里,从帮贾玲、冯巩助演到挑大梁当主演,
小斐付出了很多心血。

她一边在外拍戏,一边反复打磨故事和角色的定位,
每天连三四个小时都睡不到。

有业界人士评价她:
长得过得去的都没她演得好,演得好的人里面都没她长得漂亮。

每次机会来临之际,她就紧紧握住。

性感的一面,你知道吗?

在拍摄《你好,李焕英》时,
有一场张小斐和沈腾在公园湖上约会的戏,两人其实都落水了。

当张小斐上岸的时候,大家才发现,
她的小腿不慎被铁划出一道很深的口子,血汩汩直流。

但监视器里的她面部表情丝毫未受影响,
直到导演喊“停”后,在处理伤口时,才疼得忍不住哭了。

一旁贾玲都心疼不已,
让她今天好好休息,不要再拍了。

但她等疼劲儿过去后,大大咧咧地说,
没事儿,回去打一针破伤风就行了。

从小学舞的张小斐,早已领略过生活中的艰难和苦头。

她还记得,小时候练舞回家,需要穿过一条很黑的巷子。
妈妈问她:“你害怕不?”

她带着哭腔说:“怕”。

但每一天,她都会主动早起去市里学舞,
一次又一次穿过那条黑暗的小巷。

她一头扎进喜剧圈子的勇气和坚持也是如此。

梦想可以迂回前进,只要自己足够耐心和自知。

张小斐,你的好日子好在后头呢!

这在每个人身上都是同样的道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