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让留学疯狂贬值

YoYo 140浏览 0评论

来自:今日头条 作者:暴躁的仙人JUMP

事情是这样的。

昨晚上我和一个多年不见的朋友吃饭,他是做留学中介的。

我觉得这两年由于疫情的原因,大家出国回国都很麻烦,这个行业应该很难了,怀疑他会用这个借口找我借钱。

但他告诉我是有难度,但还是能做的,甚至有些东西更好做了。

所以这次找我借钱,不是因为过不下去了。

而是为了做大做强,再创辉煌。

虽然他的理由我没想到,但我也不是傻瓜。

所以我拒绝了他。

为了说服我,他开始给我讲这个行业。

过去留学还得出国,现在可以全远程,直接从入学到毕业不出国,网课解决一切,钱还是能赚的,唯一不太好的是让本就已经开始贬值的留学学历更加雪上加霜。

讲真,这听起来有点离谱。

但似乎又有点靠谱。

但我的钱包,没有那么没谱。

为了说服我掏钱,他一股脑给我讲了一堆东西。

朋友说现在留学的逻辑不一样了,如果说以前留学算是进修,但现在留学连“镀金”都算不上了,它更像是家长掏钱给孩子买一个学历以及国外上学的一段经历,你说是一种旅游,也不是不可以。

类似于你在图书馆打游戏。

虽然还是打游戏,但你觉得好像自己获得了什么知识。

你别看我们成天在外面打广告讲什么“留学改变命运”的鸡汤,但其实我们心里门清,留学说到底不过就是换个地方上学,要真有宣传里那么神奇,你说我至于现在还在干这个吗?

我干嘛不自己去留个学改变下命运?

其实真正赚钱的,就是贩卖改变命运的机会。

至于为啥选留学,那是因为国内知识付费太卷了,中国人就卷中国人。

我说那既然反正都是没用,你们中介怎么能赚到钱呢?

他说你想啊,能出国留学的家庭最起码是有点经济实力的吧,但大部分家长本身对留学又不太了解,而且这事又涉及到孩子,你猜这些家长会怎么做?

他们会用国内的惯性思维,找人来办事儿,求个放心,这时候,不就是找到我们了嘛。

我们虽然也赚了点钱,但确实也提供了服务。

只不过服务里面,有些东西确实模糊。

2

先从选学校开始说起。

按正常逻辑该怎么选学校呢?

最好的模板肯定是高考,你考了多少分,然后按照这个分数去归档找院校,力保一分不浪费的同时再考虑城市,但我们肯定是不会给家长推这些的。

为啥,成功率太低。

对中介来讲,学生申请什么学校根本不重要,能不能从学生那里赚钱才是关键,所以我们一般只推荐美澳英加新这些主流国家的大学。

没别的,就因为这些学校能给我们赚钱。

这才是真正的国际贸易双赢。

首先它能省我们的申请成本,你要知道留学申请不是高考填报志愿,不同国家要求是不一样的,对美英澳这些国家来讲,他们申请模板大差不差,我搞定一个模板就可以一模海投,而且这些国家用英文沟通还容易些。

再加上我们中介申请是按“次”计费的,不管成与不成,只要多帮学生递交一个申请,我们就能多收一笔费用,你说何乐而不为呢?

而且家长不知道的是,人这些高校给我们的返点也高啊。

老牌资本主义的返点才是赛高。

就像家长不通过我们就很难了解有哪些国外高校一般,在找不到合适途径的时候国外高校也是要靠我们才能招到学生的啊。

在招生捏到我们手里的情况下,肯定谁给我佣金高我推谁啊。

正常来讲啊,我每送走一个学生,对应学校就得给我付这个学生学费5-20%不等的佣金,在比例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你要是中介你会推荐学生去哪留学呢?

不用问,就算那些学生能上排名更高的学校,中介也只会把他们推到能给我更高佣金的“欧元区”。

这也是野鸡大学能在过去大行其道原因之一。

别管野不野,有钱赚就好了。

在高校返点这个模式下,有的野鸡大学甚至能给到推荐中介每年学费50%的返佣加成上,如果你是中介,这边是啥也不懂的地主家的傻儿子,那边是野鸡大学给到明晃晃的“返点”,你说怎么选嘛?

而且你以为我就只赚申请费和返点吗?

不,其实我这大头在语言培训费。

你知道我们留学中介最喜欢送哪些学生吗?

我给你讲,虽然说中介总爱拿牛津、剑桥、斯坦福这样的高校学生来宣传,但其实我们在这些学生身上根本赚不到多少钱。

有资格上这些学校的孩子,那可都是不好骗的。

对这些孩子来说,人目标清晰,行动力强,不找我们留学中介也能靠个人DIY申请,人家找我们就图个省事,相应我们也赚不到多少钱。

比起这样的好学生,我们其实更喜欢“麻烦”一点的学生。

菜比文具多,差生钱好赚。

这种麻烦的孩子分为两类,一类是孩子本科不行,家里把孩子送到国外高校升级学历“镀金”的,另一类就是孩子连本科也考不上,家长出于无奈把孩子送出去的。

对这些人来讲最大的门槛是语言成绩。

English。

对国外高校入学来讲,他们要求学生具备一定语言能力,对应着的就是托福雅思需要考到一定分数,你说这些孩子都通过我申请了,是不是语言也要在我这儿学啊。

但你要知道,留学生的语言培训一向是英语辅导领域收费最高的。

不是因为留学英语难度高,而是因为留学生们都有钱,而且但凡需要语言培训的,都普遍比较菜。

在常规英文辅导还停留在200块时薪的时候,我这儿的留学语言培训1对1时薪都在千元了,你知道这些孩子有的需要在我这学上半年的吗?

你自己算算这我能赚多少钱。

这简直是资本主义羊毛。

3

我听到这儿有点疑惑,我问你们这么搞国外院校是不知道吗,他们能允许你们这样搞?

朋友笑了。

你不会认为这些国外高校就是白莲花吧?

你想想,你要是国外高校,你的收入指望着学费,那你是不是要搞个招生办公室来专门负责招生啊。

你说你要是斯坦斯耶鲁这样的顶级院校那不用说,大家抢着去报名,但关键问题是绝大多数的国外高校没人家那么牛气啊。

那些排名靠后的国外高校本身就不好招人。

人傻钱多的客户大家都喜欢,唯一的问题就是,怎么找到他们?

自己如果选择宣传,成本得从招生来的学费里出,还没有渠道。

但他们要把这个活交给我们,我们有渠道,有生源,只要他们给足返点我们就愿意推荐学生,这样双方的成本是不是都降低了?

不要把国外高校看得那么神圣,他们比你想的要贪婪地多。

人家的教育,极致的生意。

你知道现在为什么有很多学生考不到国外高校的语言成绩要求的时候还能入学吗?

因为国外高校自己开设了“语言学校”。

针对那些考不到规定托福雅思成绩的留学生,人家高校邀请你来对口的“语言学校”进修,而且还给你开设了特殊的“官方后门”考试。

假设入学标准是雅思4个7吧,你只有6.5,你可以去“语言学校”上3个月的语言课,然后他们给你一次内部考试的机会,考过即可顺利入学。

就是这么丝滑。

是不是看上去还挺贴心的样子?

讲真,这个语言班的学费比很多高校的学费都贵,人家明摆着就是要赚你这个钱,而且最离谱的一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国外院校给到的“内部考试”并不是百分百过关率,它会硬卡一个通过比例,如果你不幸没考过,不好意思你要重新来过(再花钱)。

韭菜,吃的就是一个回锅。

而考试机构也很乐意看到这些。

在最早的国外院校要求不高的情况下,留学生们刷个几次雅思托福差不多也就过了,但在现在国外院校普遍提高语言标准的情况下,留学生考到足够分数的难度增加的同时必然会增加考试频率,而这天然就是对考试机构的一种利好。

在这条留学产业链上,除了留学生外,所有参与者都能受益。

至于留学生怎么想。

来都来了,沉没成本都有了,还能怎么办呢?

人类错觉,永不过时。

4

我有点疑惑,要按照你这样说,你们不是早就赚飞了么?

你为什么要说现在留学更烂了?

朋友叹了口气,说因为网课,现在留学这门生意整体摆烂了。

你想啊,在没有网课存在的状况下,整个留学行业的盈利逻辑是相对稳定的。

我们留学中介赚语言培训、留学申请和申请返点这块的钱。

考试机构赚考生考试的钱。

海外高校分走留学生学费的同时拿语言班收割“培训语言”费用,整块蛋糕被分割地还是挺明白的。

但疫情下的网课模式击溃了这利益链。

在留学这条利益链上,不管参与多方再怎么分配,最终我们实现的利润点来源都来源于留学生的支出。

但在疫情这个特殊时期下,原本稳固的利益链由于学生的选择受限被打破了平衡。

首先打破这个平衡就是海外高校。

对海外高校来讲,他们的运行模式靠的是学费,而在疫情刚出现的时候,出于安全考虑和防疫要求,很多学校不得不关闭线下课程,但同时为了在这期间维持住它的收入,又必须及时把这些已有课程给消化出去,所以海外高校不得已就推出了网课。

但网课恰恰就是压垮高校的最后一根稻草。

虽然现在很多留学不过是披着“梦想”的外表贩卖学历,但只要这个“皇帝的新装”不被揭穿,那些做“新装”的利益群体总归是可以维持的。

但当海外高校承认“网课模式”的合法性,这个“新装”就被叫破了。

因为在网课模式下,肯定会有人提出相关质疑,说你这些网课和那些学校的公开课有什么区别呢,那这种模式下培养出来的学生又能有什么价值呢?

什么海外顶级院校的留学生啊?

网课函授认证的嘛?

我们的公司不吃这一套。

可国外高校又别无选择。

可能那些大众耳熟能详诸如牛剑斯坦福这样顶级院校状况会好点,毕竟除了学费,他们还能靠校友赞助等外部渠道维持运营。

但这就跟企业运营一样,越是小企业越不抗风险,那你觉得那些排名靠后的国外高校会如何自救呢?

不用多想,他们会直接回归老本行,直接卖学历。

先活下来再说。

对这些学校来讲,现在不是因为疫情要上网课吗,那既然上网课学生不用过来,那我们干脆就直接开设那种“不用考试”的模式就好了。

只要学生肯申请我们学校,他肯交学费,我们就给他发证书。

你还别觉得人家国外高校这样做不靠谱,你观察下周围嘛,就连那些世界顶级的院校都说网课是特殊情况,证书也照发不误,那你说这些学校能怎么做呢?

在我们眼里,这些国外高校脸都不要了,在这瞎几把搞拿自身声誉去卖证书。

自己爽了,苦了我们了。

关键对人家这些高校来讲,比起财务困境出现的问题来讲,对外的声誉根本就不算个事,而且这事只要不传开兴许还没人知道,本身风险就不算大,你说让他们咋选嘛?

没被发现,自然岁月静好,我自岿然不动。

真被发现,这是忍辱负重,割外国留学生的韭菜来补贴国内。

人家海外院校摆烂摆的理直气壮。

谁让你们,要海外学历呢?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5

但摆烂的并不只是高校。

在网课模式下,原有的线下考试全部被取消的状况下,考试机构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那就是现在到底开不开线上考试?

实际上,在开办线上考试这点上说,考试机构也别无选择。

不开考试,先不说这些考试机构自己能不能维持,单就缺少语言成绩这个申请条件,整条留学链上下游都会受相应的影响。

割不到韭菜,怎么过日子?

而且在现在国外院校普遍面临财务压力的状况下,如果考试机构不做出相应改变,那么最终留给他们的就是被改变。

于是自雅思、托福、PTE之后,疫情过后国外高校们又对诸如多邻国这样全新考试机构的出台成绩进行了认可,考试机构原本的利益被不断蚕食。

无奈之下,考试机构开办了线上考试。

但在线上通过类考试缺乏监管的时候,作弊就成了最优解,现在有很多机构去针对线上考试进行辅助考试。

都是科技。

你说你不懂英语怕考不过?

没事,你答案总会抄吧,人家给你下载个软件,你考试的时候照着抄就行,想要多少分都随你,听读写三项直接过关。

啥,你说你口语有障碍,害怕跟考官一对一出问题?

到时候人家会用软件帮你把答案打到屏幕上,你照着读就行,不用听懂考官说什么。

最好是听不懂,万一你听懂了,你笑出来怎么办?

什么,你说连照着读都不会?

那也没事,你到时候口语对个嘴型就成,到时候人家找人帮你给过了,只要你到时候跟上反应就行。

你说你心理素质不行,害怕考试出问题?

没事,你这种情况也不是不能办。

加点钱嘛,人家给你升级,整成超级VIP,你本人也不用参加考试了,到时候人家找人给你过了。

都是赚钱,没道理把客户往外推。

在线上考试模式下,考试机构还面临着监管困境。

你想一想,人留学生去参加考试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获取“语言成绩”申请学校吗,你说在所有成绩都能用的情况,你说留学生会不会选择最简单的那种呢?

你这边托福不搞线上考试,我转手就投奔雅思怀抱了,你雅思考的难了,我就去考PTE和多邻国了,反正谁好过我跟谁不就对了?

而且考试机构自己也会慌的。

考试机构所谓的权威从来不来自于它自身,而是由参与这个考试的考生们数量决定的,如果后续考生不选择这个考试作为留学申请,它的权威自然也就不在了。

说到底,托福雅思的最大用处就是申请学校。

在这种状况下,那些越能容忍作弊的考试机构越吃香,这些考试机构是没有动力去真正落实监管的。

反正跟着摆烂就对了。

连核算结果都有机构敢造假,留学语言算个啥?

6

在这些利益方都摆烂的时候,你觉得我们中介能独善其身吗?

在过去留学利益链条稳定的时候,学校不急,考试机构不急,我们自然也不急,所以家长没得可选,他们只能让孩子按部就班去学英语,然后通过我们去做这个申请。

但现在不一样了。

在其它利益群体有摆烂趋势的时候,我们也没多少选择。

我们只会卷的更厉害。

你知道吗,现在有的部分国外高校已经开始明码标价“卖学历”了,只要学生给他们递交申请,他们甚至还能保证孩子不用学习就能毕业,你说让家长怎么选嘛?

你别听什么留学的目的是知识不是经历这些鬼话,要真是这样,为什么短平快的英国“一年制学历”这么受欢迎呢?

留学说白了不就是为了学历,你说出国经历啥的,家长到时候出点钱让孩子旅游个半年不就行了?

这东西不比去读书更能领略风土人情?

很多家长对孩子出国目的看得相当透彻,人家不在乎排名,只要回来能认证个本科学历,后续找工作安排起来能满足基本的门槛就好了。

而我们留学机构对这块也是很难办的。

你说我们不跟着这样做吧,其他机构就把你客户给抢走了,本来这疫情过后生意就难做了,现在你还敢挑食吗?

而且那边没底线卖学历的国外高校给的返点还特别多,你说让人怎么选嘛。

不怪我不坚定,实在是诱惑太要命。

语言成绩也是一样的道理。

虽然大部分国外高校吃相不会那么难看,该有的门槛还是有的,但你要知道语言成绩是可以作弊的啊。

大一点的机构不太敢接触这些,但小机构就不一样了,对人家来讲,比起吃语言培训费,能拉到更多客户明显是更重要的,而且你不要认为这些作弊都是明着推荐的,这种事其实只需要点一点即可。

如果你是家长,你在看到别的机构孩子作弊就能出结果的状况下,你还有多少耐心去选择你现在这个机构呢?

反正都是一样出钱,肯定找能让自己当爷的呀。

而且最精髓的一点也在这里,即使家长知道这些考试反映不出孩子的真实语言成绩,但你觉得家长会不会先走这个渠道让孩子保个底,让孩子申请到学校后,去学校再进修呢?

既然最早的留学生不要语言成绩都能靠环境慢慢培养起语言,那你觉得这种通过类语言考试有多大的存在意义吗?

你说中介是不是也跟着摆烂了?

7

听到这儿,我有点恍惚,问就算这线上考试出了点状况,但留学申请我记得还是有绩点、学校要求的吧,就算是语言大放水、学校卖简历,也不至于影响到你top级学校的排名吧?

朋友叹了口气,说现在留学的风气已经太没有礼貌了,一点对知识的尊重都没有。

在申请留学的时候,你别管高校跟你要了一堆有的没的的材料,其实这些材料花里胡哨搞了一圈后重要的就只是那个offer,那些材料说白了就是供以“参考”使用,并不是真正的“硬性指标”。

你懂吗?

材料只是参考,不是硬性指标。

只要你最终收到的offer是无条件录取,哪怕你一无所有也能直接入学,而在这些top级别的名校这里,你是可以走捷径的。

这个捷径就是“保录取”。

听到这,我傻眼了,他继续说。

在留学申请中,保录取对机构来讲并不是秘密,它可以让学生无视学历、语言和绩点等众多限制直接保送到世界顶级名校,只是说过去这个保录取的门槛是非常高的。

虽然各个国家顶级院校的“保录取”标准不同,但大致可以分为三种。

第一种,走人脉保录取。

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这些顶级国家都是非常看重毕业生背后的人脉和阶层的,比如说耶鲁、哈佛本身就有亲子同校的“传统”,如果你能找到在相关领域非常有名气的人来帮你推荐的话,你是可以满足无条件录取的。

当然,这个门槛最高。

你要是想整活,整个我的网友川老师之类的,可能会被丢出去。

第二种,导师内推或者招生官推荐。

每个国外高校在招生的时候都有相应“招生部门”的,这些招生官拥有类似于“降分录取”权利去定向降低标准来录取留学生,而部分高校导师也有相应的权利。

第三种,直接Donation,走捐赠路线。

Donation这个模式就很好理解了,毕竟资本主义国家嘛,只要你拥有足够的钞能力,学校也是无法拒绝的,直接联系学校相关负责人即可。

大家都对金钱有尊重。

虽然说这种“保录取”途径确实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招生公平,但其实走这些捷径的门槛是很高的,他不仅对资金有要求,同时还对人脉等有一定限制,并不是所有家长都能找到途径的。

但伪造“保录取”不需要这个门槛。

就现在很多留学中介来讲,他们会明着给学生承诺保录取,但实际背地里干的则是简历造假的勾当,具体操作就是他们会找专门的机构给学生伪造简历,以全程造假的方式给学生送到名牌大学。

就以申请美国的院校为例,在具体申请过程中,中介将学生造假后的材料通过美国WES认证后就可以让学生顺利以“作假后的信息”入学了。

客观来说,这种“伪保录取”是存在很大风险的。

但反过来讲,在当下这个阶段很多公众认为的风险对人家家长来讲可能并不是什么风险。

反正学生不作假本就申请不上这些高校,那么作假申请似乎就没有风险,毕竟就算被发现也不至于有什么太大的风险。

于是摆烂就成了很多人的最优解,毕竟还真有机会摆进去了不是?

8

听到这儿我寻思着这也不太对啊。

就算有学生通过购买野鸡大学的学历获得学位,甚至有学生靠着一路作假被国外高校录取,但毕竟TOP级院校的毕业标准在这摆着呢,总不至于他们离谱到哪儿去吧?

朋友点了点头,说这就是现在网课模式下的最大BUG。

因为学生也跟着摆烂了。

首先要说的一点是,虽然说国外高校毕业确实有难度,但其毕业难度是要远小于录取标准的,即使说是靠着其它手段来到海外院校,只要是好好跟着学,最多也就是多熬几年毕业,那种完全过不了其实还是少数。

但在网课模式下,学生连好好学都不需要了。

对绝大多数留学生来讲,决定他们毕业与否的关键完全在于考试,而在网课模式下,学校只能被迫采取网考的模式,而这种模式往往也是可以作弊的。

在疫情期间,国外院校是无法检测到每个学生是否真实参与的,就以澳洲学校为例,很多考试是没有任何监考措施的,就像那种简单线上答题的quiz一般,老师在固定时间给你开放链接,然后在截止时间上交即可。

没有任何监考措施,更像是两三个小时的问卷调查。

那你猜,在这种毫无限制的情况下,学生们会不会在私下里对对答案呢?

可能有人看到这儿会说ZOOM监考这个事,但其实它不过就多了个流程罢了。

虽然考前老师会说的非常严肃,又是录像又说请专业人员观测的,但实际在ZOOM监考下,在不经过考生同意的情况下,监考老师完全看不到考生的屏幕,基本就是防君子不防小人。

那你猜会不会有同学一边开着ZOOM,一边通过线上软件交流呢?

可能很多人还会提什么专业的监考软件,但其实这玩意更坑,想作弊的学生找办法总是能绕开那个软件的,反而是对大部分在国内的学生来讲,本来连VPN网速就有问题了,再开着监考软件简直就是折磨人生。

一场监考软件下来,作弊的少了没少还不清楚,倒是学生们关于网速的投诉邮件想把学校邮箱给冲烂了,而且这些监考软件使用的院校是很少的。

于是,倒霉的尽是老实人。

而且在真正摆烂的留学生面前,人家是不屑于搞这些同学间对答案的操作,因为人家可以直接找代考。

很多老留学生都知道,在国外主动加微信找你聊天的除了家人就只有代写了,对于很多文科论文类考试来讲,论文工厂是实打实赚了不少钱的。

但在网课模式下,这些代写适时推出了代考和包课服务。

而且学生还不用担心这些人会坑他们。

因为人家真的专业。

现在挂着教汉语的海外教培机构有很多,但你知道他们最重要的业务是什么嘛?

是给留学生上课。

你知道这些海外教培机构是怎么招人的嘛?

假设留学生顺利从国外高校学校毕业,但由于种种限制他们是不太可能都能找到满意工作的,这个时候教培机构就成了他们很好的去处,作为曾经的卷王,他们可以成为授课老师给下一届学生继续授课。

在没有网课的时候,这些卷王跟着学生一起上课,然后把老师上课讲过的知识用中文再给学生讲上一遍,然后在考前再给这届学生进行集中补习。

在留学生群体里,这种课外辅导并不是什么秘密。

但网课让课外辅助直接变成了请神上身。

以前的留学生上辅导机构最终还要靠自己去应付考试,但现在连这一步都省了,现在他们完全可以邀请这些当地的卷王代替他们去参加考试。

顶级高校的毕业难度可能对普通学生确实是个阻碍,但对于这些曾经的卷王来讲,轻车熟路地可笑,而且就算你找不到这些专业人士,甚至你在某些电商上直接搜留学辅助也能找到。

卷王的意义,就是让别人花钱不卷。

真的离奇。

但这还不是留学生摆烂的最高境界。

比起单纯地考试作弊,有的学生还会选择效应最大化的打法,直接包课给代考,让代考去处理学校这摊子事,然后自己在国内到处跑校招找实习。

直接将时间管理做到了极致。

这些都很靠谱对吧?

但这时候你会发现,留学还有啥用?

对于家长来说,你说送孩子留学是图什么呢?

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提升学历和完善语言,进阶一点就是拓展人脉,实在不行,自我安慰一下涨涨见识。

在网课模式下,除了学历提升外,留学生其它的收获也是会跟着缩水的,没有线下课,留学生们无法与老外进行面对面沟通,在缺乏英语环境的情况下,语言能力进展是可预测的,而且在线下活动受阻的情况,留学生建立人脉也相对困难一些。

涨见识?涨啥见识?去哪涨见识?学习怎么作弊么?

在疫情的加持下,本就不太值钱的留学变得更烂了。

听到这里,我已经傻了。

看着我呆滞的面容,他说,你要投钱吗?

我要单独开辟一条业务线。

我笑了,我没钱,但我认识一个朋友有钱,等会儿我就带你去他家。

结账后,我带他去了牛老师家。

我让你干坏事儿,我让你侮辱知识。

今晚,正义必将执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